谢宏站回台前贝因美就能回魂?前国产奶粉老大2018生死一线

  • 我要分享:

  继过往两年亏损18亿元后,2018年首季这家刚被*ST的公司业绩再度下滑,扣非净利同比更大降443.85% 

  文|《投资时报》记者 王宏 

  谢宏回来了。 

  那张曾经写满“独立创始人、首席科学家、首席亲子顾问”等连串头衔的名片上,终于又要印上“董事长”的字样。上一次表明这个身份,还是七年之前。 

  经历连续四年业绩下滑,特别是连续两年业绩亏损18亿元之后,杭州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002570.SZ,以下简称“贝因美”)最终在4月最后一个交易日戴帽成为*ST因美。 

  缺了“贝”,还会美吗? 

  从那一刻起,外界猜测多年的其创始人回归进入倒计时。 

  6天之后的2018年5月3日晚间,*ST因美发布一则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已全票通过同意提名谢宏和李军接替王振泰和黄焘进入公司董事会。王、黄二人原为公司董事长与总经理。特别是前者,此前一直为谢氏股肱重臣,尤其在贝因美2011年上市83天后,谢因个人身体原因辞去董事长一职远赴海外治病期间,王振泰始终扮演着“镇守使”角色。即便其病愈归国,出于多种考虑亦没有变动他的职务。 

  然而,火烧眉毛之际,从来一付弥勒笑脸示人的谢宏不得不施展雷霆手段。 

  或许,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自证的机会。 

  把公司交付给职业经理人,现年53岁的谢宏有他的自负。在上市前已是国产奶粉佼佼者的贝因美,显然意图通过资本市场谋取更高的目标。自2011年登陆上交所,贝因美营收每年均保持10%以上的增速,至2013年营业收入已达到61.17亿元。AC尼尔森数据显示,至2014年贝因美的市场份额达到7.4%,已是国产奶粉第一大品牌。

 谢宏站回台前贝因美就能回魂?前国产奶粉老大2018生死一线

  转变发生在2014年,贝因美营收七年来首次下降17.46%至50.49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巨降九成,仅为0.69亿元。对于营收下降的原因,贝因美方面在当时的年报中表示“主要受产品降价和成本上涨因素影响”。 

  但有分析人士指出,频繁的管理层变动对贝因美业绩下滑产生了重要影响。2011年到2014年间,该家企业的董事长人选经历了三次更迭。对于空降的职业经理人而言,面对企业原有的团队无疑需要调整和适应。 

  问题是,市场不会留出充足的时间等待所谓的磨合期。 

  贝因美在亏损中挣扎的这几年,正是其他国产品牌奋力赶超的时候。“近十年来中国奶业已完成脱胎换骨的改造,浴火重生,被三聚氰胺等质量问题困扰的时代结束了,已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奶业协会会长在公开场合如是说。 

  在配方注册制等监管新规出台、消费升级及全面二孩政策利好下,包括飞鹤乳业、君乐宝乳业在内的国产奶粉企业纷纷上调销售目标。其中,飞鹤希望在2018年突破百亿大关的销售额,君乐宝力争在今年销售收入翻一倍至50亿元。对于已被戴帽的贝因美而言,老大的荣耀早已是一抹余晖。 

  继2017年报曝出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大降35.4%至-10.57亿元后,4月26日贝因美出炉的一季报再次传出坏消息,当季其营收再降35.8%至5.44亿元,而净利仍延续下行轨道,同比下挫27.54%至791.55万元。注意:如果扣非,其净利下降幅度更是达到惊人的443.85%。 

  截至5月8日收盘,*ST因美4.95元/股的表现已较其52周高点回落65%,在某著名投资者交流群中,群主明确告知部分欲抄底者:别沾。 

  谢宏的回归能带给贝因美怎样的改变?和其战略投资者恒天然是否会开展深度合作?2018年业绩能否扭亏为盈?《投资时报》记者致电并联系贝因美董秘办,截至发稿日并未收到回复。 

  和恒天然的兄弟阋墙 

  “直截了当地说,对贝因美的投资并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恢复这一价值投资是我们高级管理团队的当务之急。”今年3月22日恒天然在其官方微信号上发布了其首席执行官施穆德撕去温情面纱的评价。 

  作为第一大战略投资者,恒天然和贝因美的关系并非自始如此。2014年年报里,贝因美还在管理层分析中表示与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达成战略合作,积极推进全球化战略并拓展海外市场。 

  蜜月期在2015年。该年3月16日恒天然以每股18元的价格要约收购贝因美18.8%股权,耗资34.64亿元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并持续至今。随着贝因美的不断亏损,这笔股权价值也一路走低,恒天然方面表示,前者亏损直接导致其投资减值4.05亿新西兰元,换算成人民币约18.49亿元,损失比重接近53%。 

相关推荐